Match(一)

小的时候很爱玩儿拼图,多数人都会觉得拼图是练习眼力的游戏,其实更多它练习的是直觉。那些看上去长的大同小异的碎片,在很多时候连颜色都看不出区别,比如当你拼到蓝天或者黑夜,但当你习惯了与它打交道的方式,一块碎片该停留在哪个位置,是几乎不用去判断的,或者说判断一词所代表的时间跨度用在这里太长了。对于新手来说,看出那些差异是很难的事情,但对于经常触碰它们,感受它们的人来说,这么解释吧,我几乎知道在它放进那个缺口的瞬间是不是合适和舒服,而你拿起它向它正确的位置移动时,那种感觉更像是被吸过去的。

其实我想说的是人与人的事情。今年知道了一个交友软件叫探探,之前听说过什么陌陌之类的都是用来约炮儿的,我还是不太能接受这种仅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而产生的东西。可能是好奇吧,想看看这里的人都是什么样的心理,正好又在看武志红的《巨婴国》,想看看市面上到底存在多少巨婴,于是下了探探。

选择能够吸引异性的照片这件事,对我来说太小儿科了,要不在时尚界这二十多年就白待了。看着每天关注的人数不停地增加,我却细心的挑选着我的实验品(希望我这样说他们不要介意),我把年龄层设定在三十岁左右(大概是27-34之间),当然有时候也会上下浮动一下,看看更年轻的小朋友是怎样的,或者四十多的又是怎样的。关于为什么定在三十岁左右,其实很简单,这个年龄层的男性多处于事业生活感情最为复杂的阶段,工作数年但离成功尚远,或者正在创业,感情经历了一些,或者离异或者和女友已没了激情,或者单身了许久,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,压力很大,烦恼很多,朋友很少(结婚的结婚,当爹的当爹),虽然看上去很忙,但一有独自的时间就倍感空虚,除了健身,追追美剧,他们应该特别希望能有个温暖的声音和柔软的身体陪在身边,可是他们有点嫌麻烦,有点挑剔,可能还有点怕,当然这只是我的判断。于是,我选择了他们,这群应该依然还有活力的矛盾体。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

2017.05.04 记忆粉碎机

记忆粉碎机

大概是不愿意成长吧,关闭了5年的博客,我重新写关于记忆,这个对我来说永恒的话题。

记忆,这次我可以和你直接对话么?

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你,多数时候你像一面镜子,就在那儿,看我敢不敢站过去。多数时候我的胆子很小,但是又忍不住好奇。在你的里面,我又变了,你知道吗?我知道其实你并不在意,你在意什么呢?你可能会在意我会让你太拥挤,然后,吧一些东西清理掉,不,应该说粉碎更恰当。如果它全部不见了,倒是好事,可是那些碎片,让我迷茫,我拼凑不起它们,你假装看不见我在寻找。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

晴与阴

        暮色,心情,光鲜,阴郁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仿佛走进小时对于世界奇妙的幻想里,没有边际,色调瑰丽,象是被涂鸦过的lomo照片。在每一个词汇里衍生出其他,过去,你,画面,味道,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 柔软的质地让人着迷,可是容易扭曲,变形带给人的不舒适可能已经习惯了,虐!习惯于被东篱把酒黄昏后虐,更多的来自于自己。似乎只有痛并快乐着才能感觉到存在的意义,没有自我,隐藏起自我,变成别人的影子,才能忽略掉自我的缺失,缺失来自于不能独立的情感。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

雨夜尝试走开

        c告诉我进行自我对话要当心,我知道他的意思,可是固执的陷入一种执迷里,他教我在空气中画人的脸,只有你知道他的样子,并且不会忘记。对,不会忘记!有些事你是多么想忘记,可是每次想到就是加深了记忆!他给我念走范的微博,我知道那是我特别喜欢的东西,我的脸那时望向窗外,我依稀看得到自己的样子,嘴唇的开合:“真绝望!”然后心里想:“从期望, 到失望,到绝望。”真的就是一念之差!

        然后,然后今天的北京下了一天的雨,没有安全感,然后开始强迫症的做家务,象每次出长差之前一样,打扫,码放,清洗。。。好象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!

        关掉微博,最近很讨厌这个东西!

        看了一会《爱》,一种无病呻吟的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,坐在厕所里将浴霸和换气扇打开,抽烟,把烟灰弹在马桶里,马桶的底部还有没有冲掉的血液,无疑是我的,这两种东西混合在一起让我觉得很有趣,两种很不一样的气质,就象良家妇女和婊子,可是这两个词在我的脑子里越来越近,慢慢合体。

        我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:“我随时都可以开始,也可以随时结束掉!”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

自我对话成瘾者

        大概十年前的时候,我玩过这个游戏,后果是,最多的时候脑子里出现了5个人(应该不是5重人格的意思),我觉得自己没那么复杂,但是,应该会有很多面,它们互相很矛盾,而且谁也说服不了谁!

        这种游戏要变成文字很难,出于羞耻!总会在流淌出来的同时被删除掉一些。一些与我现在形象不符的东西,其实也知道这些文字很少有人会看到。只是,不能准确的表达是件另人苦恼的事。我曾经试图用录音的形式,可是发现很难象在脑子里那样,几个自我生动,带着表情,带着身段,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起来!

        所以有时,我在微博里写下自己才懂的话语,看别人猜度!就象某一些感情,只有你自己才懂!

        好就好在自我对话里,你可以什么都聊,而不用在意别人认为你幼稚浅薄,或者嫉妒邪有暗香盈袖恶,或者莫名其妙,或者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    或者,我是个骗子!

        通常,我会由一个自我发问,比如:“男人为什么爱和不爱的女人make love?”然后有人回答:“或许他们觉得这样轻松?”“或许只是生理需要?”然后忽略掉对男人思维的猜度,因为无用,因为我不是靠猜度他们的思想,而希望有利可图的女人!然后,我转而象自己提问:“你会怎么想性和爱的问题?”“我既不愿意和不爱的人make love,也不想因为生理需要而要求我爱着他,可是他却不爱我的人和我make love!前者会造成我的身体分泌某种大概是荷尔蒙的东西,然后我会因为美妙的性人比黄花瘦爱造成一种我正开始爱他的假象!后者,简直就是对双方的欺骗!”“以你这样的想法,你应该很难解决身体的需求吧?”“是!我选择自有暗香盈袖慰!”“这看起来似乎显得有些可怜!”“坦率的说。我有时也会这么觉得,但是,每次轻松达到高潮的时候,而且心里不带任何罪恶感和欺骗感的时候,我会觉得我的选择是正确的!”“你多久会自有暗香盈袖慰一次?”“平均一周!”“如果你爱的男人想和你make love呢?”“没有如果!不提爱的事情,我在年初的博客里已经说过了!”“那你有多久没和男人做了?”“接近10个月。你的问题太象访问了!我们失去了聊天的意义!你太过于咄咄逼人!”

        于是,头脑里有两张不快的面孔如水波纹一样散开。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

深夜我被谁叫醒!

        深夜两点,在无望中醒来,不记得那个关于本命年的梦是之前做的还是又睡着以后做的,伤心,一种在现实生活中不会达到的伤心。本以为会很快睡去,结果脑子里的线头不肯罢休的钻来钻去。曾经很遗憾于喝酒之后没记下来的精彩话语,现在不会,不是说还会有更精彩的,而是怎样都会过去,怎样都会被遗忘。就象我在qq空间里的字句,一旦密码失效,就化为乌有。现在连费劲想的冲动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 继续喜欢和自己的对话,在脑子里成就一些台词,不知道以后会放在哪里的台词,“我从来都不是在酒吧里喝醉等着被人带回家的女孩。”气氛有点象村上龙的小说。

        小鱼的女朋友或许可以是个舞者,她编了一段舞蹈,叫《触不到的恋人》,一个穿黑背心,白色灯笼裙,灰色礼帽的女孩,长发收在帽子里。无实物的表演。她懒散的入镜,抬头看见街对面的恋人,略带高傲的一笑,帮他将烟点着,把烟抢过来,抽了一口就扔掉了,然后挽着他的胳膊进到一个酒吧,开心的喝酒说笑,喝到微熏,她的手指一直在对方的身体上跳跃,她被带入舞池,两个人迷人的舞蹈,他们在舞蹈里争夺者控制权,在帽子被恋人摘掉的一刹那,女孩愤怒了,甩着长发,想要离开,但是被拽回来丢在一堵墙上,她挣扎,甩开他的手臂,她不停的挣扎,直到最后精疲力尽,不能动弹,滑坐到地上,她扒在自己的膝盖上哭泣,她觉得有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她想去抓那只手,可是没有抓到,再抓还是没有抓到,她起身,发现他已经不见了。。。从头到尾这是一段独舞

        没有睡意的时候,自己照顾自己。自命题,自解,来得比较容易。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

那边有人谈快乐

        末了的一句很喜欢,“想对人好了,倒杯茶,想人家对你好了,有人倒茶。”

        喜欢归喜欢,这种关系感却是我正在破的东西。所以,喝茶就是喝茶,没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 聊快乐。最近的小快乐让人很满足,数苹果树上的花骨朵,去年的薄荷又发了芽,新来的兔子叫被子,新来的小龟叫石头,胡乱的在院子里撒花种,长不长的出无所谓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 不带任何期望的做事,大概容易得到小小的快乐!

        你真的不希望看到花开?你骗谁?!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

意欲!

        每次一到春天,就象到了另一个世界,心很容易的被什么牵着走了,味道,光线,风。然后微笑着看着院子里的光,心想,走吧,走吧。

        脚下总象踩了软面团,屋子里总是略感阴冷,喜欢开了浴霸的洗手间,蒸腾着雾气的镜子,背上的翅膀刚长出来,细细的数羽毛,一片,两片,三片。。。纹身师是个很性感的职业。

        最近春梦多,干的少(应该说没有),久了,不是想,而是问自己是不是想?

        无所谓!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

常态
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自己最近的变化,但是不能记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只是隐约觉得身体好象回到了曾经的某一个时候,紧实,柔软,舒展,变得感受得到它的存在,心,平静少有涟漪。如果非要我想出一个象它的时间,应该至少12年前,或者更久。

        记得那时我还爱刻意的装扮自己,还知道走在街上还会有异性的眼神,不是因为高挑,不是因为奇装异服,当然更不是因为分不出男女。

        突然意识到,我曾经被某些东西打败过,而败掉的正是我一辈子都认为最重要的自尊!而它带来的结果是我要抛掉身上的一些东西,一些压迫我的东西,一些我自以为阻碍我飞行的东西。但是。我并不确定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,我用最简洁的方法,在最脆弱的心脏外包裹上看似最坚强的外衣,而且貌似还不错,因为那时我不需要别人的关注,好的不好的评论我都不需要。

        我带着那个坚强的躯壳走了好多年,并且觉得它是真的,属于我内心的延伸。于是,为了配合这个躯壳,我开始调侃欲望,放大喜怒,放弃节制。对,节制。曾经,我买过一副塔罗牌。翻牌有一个规矩,就是自己给自己翻牌不能超过三次。那副牌我没给别人翻过,给自己翻过三次,三次的主牌是同一张,上面写着--节制。

        在我变得柔软的日子里,我忽然间发觉,哪个究竟是我的常态呢?好象现在更象,或者说是我期望的常态,可是,它又会陪我走多久呢?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

如今

        最近,回忆是一件不想去做的事情,因为不够真实。想的过程,说的过程容易将现实放大,让人觉得那些当时的被说成念头都大的思绪真的有那么确定吗?没有,它就是应该以它微小的状态存在着,没有影响到过去,更不要影响现在。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